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行业新闻
长协时代煤炭各方关注履约问题

作者:中国煤炭网  时间:2016-12-12  点击:3142次

随着11月初四大央企拉开2017年度煤炭供需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的序幕,又有多家煤炭、电力龙头企业签订了中长期合同。

煤炭进入中长期合同时代,如何履约成为业内普遍关注的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在秦皇岛的全国煤炭交易会现场了解到,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开滦、冀中能源、淮南、平煤、阳泉、榆林能源、晋能等12家煤炭企业在交易会现场签订煤炭供需企业中长期合同;在随后召开的榆林煤重点用户恳谈会上,榆能集团榆神煤电公司与三家下游公司签订了包含煤炭3250万吨、兰炭360万吨的中长期合同。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合同的约束力大小还有待观察。“从前煤电双方签过中长期合同,但执行得不理想,原因就在于约束性不强,违约成本太低。以前有这种情况,违反合同方宁愿交罚金。所以重点还是看违反合同的处罚措施和力度。”

促进长协履约,交易机构“跃跃欲试”

作为第三方交易平台,各地煤炭交易机构对于发挥自身优势来促进长协履约显得“跃跃欲试”。

在煤炭交易市场建设分论坛上,作为我国成立最早的煤炭交易所——上海煤炭交易所的代表,吴锡林认为,更好地执行中长期合同可以充分发挥交易所的力量。“交易所的两个特点是公信力和合作。交易所的自身能力有限,面对法人的大宗交易有难度,只有合作才能共赢。如果有相关政策支持,更好地执行长协可以发挥交易所的力量。”吴锡林在会上表示。

秦皇岛海运煤炭市场交易中心财务总监周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的交易中心正在做网上营业厅项目,整合上下游资源,在进行市场贸易时,撮合煤电签订标准化合同,进行履约。“价格方面根据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的价格,双方协定价格区间,作为对长协的补充。煤电双方都很强势的时候,交易平台可以在中间起到平衡润滑的作用。”周玥信心满满地表示。

目前签订中长期协议的均为大型企业,与会专家建议,相对小型的煤矿和客户也应签订长协,理性制定价格。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竞价组组长王全政表示,煤炭价格的制定很困难。“有些定价完全是‘拍脑门’的,一些煤矿甚至按照矿外面的车多车少来确定该不该涨价。在大数据时代,应该考虑如何把定价的问题用系统解决。”他建议,不仅大企业要签订长协,煤矿和客户也能签长协来稳定价格。

煤炭交易中心面临挑战

国务院《关于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加快建立“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体,以区域市场为补充,以网络技术为平台,有利于政府宏观调控,市场主体自由交易的现代化煤炭交易体系”。近年来,山西、内蒙古等地陆续成立煤炭交易中心。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煤炭电商平台、供应链平台涌现出很多新秀,交易中心的生存面临很大挑战。

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副主任阎世春认为,目前供运需三方的合作组织都仅仅是区域板块,使用户受到极大限制。此外,交易中心远离市场、远离资源,没能把实际的现货交收作为目标。

“今年上半年,电力、钢铁集团搞招标;现在煤炭市场好了,煤炭企业搞销售平台——这都是第一方第二方平台,对第三方平台是个挑战。从国家市场体系建设来看,应该积极倡导、鼓励、扶持第三方平台,只有第三方平台才能实现公开、公平、公正。交易中心从自身寻找突破口,怎样用第三方平台为上下游做好服务。上下游和交易机构之间不能互相视为蚕食对象,要有共同的目标,优势互补,模式上相互促进,功能上互相补充,实现共赢。”阎世春说。

参会的交易机构代表不约而同地提到交易中心面临的人才和技术瓶颈问题。

阎世春认为,一线地区要考虑实现期现结合,通过现货平台,利用区位优势和当地政策优势,和上游的产地交易市场合作。“目前下游(需方)对资本市场利用得较好,上游一些企业也成立了期货机构,但由于团队、人才限制,直接参与期货难度较大。组建团队说明已经在觉醒,认识到现货必须学会利用期货对冲风险。”

“煤炭江湖”APP负责人韩杰则直白地表示,煤炭从业人员互联网应用水平普遍较低,影响“互联网+”时代的交易效率。“互联网水平几乎等同于操作微信的水平。我们已经把APP制作得非常简单,然而大部分人还是难以掌握。”韩杰表示。

上一篇:部分煤企5个月来首次...    下一篇:煤价回调产地价格"二...